两列火车

admin2021-02-15  783

两列火车

 

现在的人大多数像匆匆相逢擦肩而过的两列火车

什么也看不见

什么也不熟悉

什么也没留下....

有一种人,似乎懂得一切又反感一切,似乎看透一切,又蔑视一切,似乎拥有一切又失去一切,什么也不想争取又什么都想得到,到最后只为了平平淡淡地做人。

我一直反复琢磨这些话儿,忽然发现我应该就是这种人了,由此, | 我认为我不会碰到这种人一 狂妄又自负的人,但很不幸我中标了。他不羁狂放,所以我把野的名字给了他。

野给我的感觉总叫人吃惊,不知为啥,他给我无形的压力,在他面前,我很不自在,无法同别人一样和他开玩笑,甚至几句话我都觉得会让我难堪,也是一种浪费,因为他的傲。

无意中,我得知一个近在咫尺的人和我有同样的感觉,这个人就是野。

“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和她讲不来!”

野的这句话让我有种想笑的感觉,特讽刺的笑,无冤无仇,却合不来?

哥告诉我他和野小时候的事,从哥的眼里透出一种渴望,也许,野也曾有过。

哥说:“他现在变傻了!”

我笑了笑,忽然觉得野像- -匹孤独的狼,足球、文字是他无可重复的简单,莫可比拟的渲泄。

我、野以及每个人的生命驿站都堆满了零乱的脚步,充满了笑声,但沉淀了的笑声,无法填满深邃的天空。

狼,不相信天荒地老,也不想念海誓山盟,只相信血腥的屠杀和残忍的占有。

我想,我只具备前者,所以我还可以是朋友眼中的我,狼不会有太多的感动,野给我这种感觉最强烈。

我具有狼的叛逆与野性,所以我成了野,但我无法残忍,所以我成了我。

茫茫人海中,有我穿梭的身影;人生道路上,有我追逐的印记;尘世流浪的风雨中,有我最爱的人不变的注视,所以,我的生命很执着。

也许,也许我根本无法讲清,但我唯--可以肯定的是我和野是两列相向却不相交的火车,在他眼中我不过是个熟悉的陌生人。因为他漠视一切,他的冷,他的傲不能容忍,我在他世界里放纵、撒野;我的开朗,我的热情,不能接受他在我世界里孤傲。

狼是群居动物,一只狼单独行动如同球场上的野,势单力薄.....

“鸣鸣....火车鸣站笛,缓缓地开着,我没思想准备,于是他的 火车与我的火车以0.3公分的距离交叉成一个十字 ,在空中延伸,而不能焊接出一个实实的结....

 

文/黄森鑫

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: https://www.shiciword.com/yundanfengqing/7
00

最新回复(105)